冰與火之歌國度 一探神秘唯美的冰島婚紗|專訪 東法

當你提到「冰島」,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什麼場景呢?影劇迷們對冰島應該不陌生,這個人煙罕至的國家,既是著名影集《冰與火之歌》的取景場地,電影《白日夢冒險王》更開啟冰島旅遊的熱潮,而今天介紹這位婚攝「東法」,正是現今拍攝「冰島婚紗」最具代表性的攝影大師!

東法代表作之一|Ice Cave

大多數台灣新人常見的海外婚紗景點都在日韓或歐美一帶,當初會選擇去冰島開拓婚紗之路,東法笑說就是因為看了《白日夢冒險王》這部電影,讓他動了想去冰島的念頭。但第一次去時卻選到一個最不適合去冰島的月份,12月不僅有暴風雪,日光也差不多只有4小時左右,能拍攝的時間十分短暫且艱辛。

東法冰島婚紗首發|冰河湖

雖然首次去冰島就遇到不少挑戰,但東法笑說或許是自己的個性使然,第一次踏上冰島就愛上這人煙稀少的國家,可以開車一兩個小時都見不著人影,不用想著要何時避開人潮,幾乎隨時下車就可以取景了,東法更表示至今光看照片也仍能回想初次見面時的感動。

但東法也提醒新人們,冰島由於風勢強大,所以體感溫度會比實際溫度更低,在拍攝上不會是太輕鬆的,可是即使如此,合作過的新人仍然會覺得這趟旅程十分值得!

“冰島的寂靜正是他的迷人之處”

「沒有路標、沒有電線桿、沒有干擾。在台北生活久了,突然到這種地方,讓我整個心靈都獲得開朗,我就發現在這地方拍照,工作人員和新人都不太會有焦慮感,而是很享受那邊的環境,冰島是個讓人感到放鬆的地方。」

「在還沒從事婚攝前,我是一位完全沒出過國的人,所以當我踏上冰島,讓我覺得好像做了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也讓我感受到很多夢想都因為這份職業跟著實現,所以後來一直反反覆覆的回去冰島。」

冰島著名地標-教會山|Kirkjufellsfoss

跟其他著名的海外婚紗比起來,大家對冰島都有許多想像空間,雖然國家知名但又帶點神秘感,加上還有「極光」的號召力,所以想去冰島拍婚紗的新人不會是少數。東法甚至笑說,自己甚至喜歡到認真考慮過移民的事情,只是那裡是個非移民國家,除非跟冰島人結婚才有可能,不然他真的想定居在那。

影像故事|難以忘懷的國度 沖繩

“第一次海外其實是獻給沖繩”

雖然東法是以拍攝冰島婚紗著名,但他的第一次正式海外拍攝其實是獻給沖繩,那對新人是他很要好的朋友,東法笑說當時雖然沒有很豐富的拍攝經驗,修圖能力也還很菜,但或許是因為他那對好友超愛放閃,兩人無時無刻都表現的超甜蜜,所以那一批照片當中,至今仍還有幾張是他認為現在自己也很難超越的。

影像故事|難以忘懷的國度 沖繩

其中這一張販賣機照片還在網路上廣為流傳,即使拍攝及後製能力跟現在相比都尚未成熟,但是跟好朋友一起合作,大家都是很放鬆的狀態,沒有特別設定什麼,單純為了享受快樂而拍,所以至今也仍然讓東法記憶深刻,也因為釋出照片就造成轟動,因而開啟東法海外婚紗之路。

影像故事|難以忘懷的國度 沖繩

現在,如果你在Google搜尋「東法」,就會看到甚至有網友尊稱這位婚攝為「燈神」,但在採訪當天,東法直白地跟我們說,其實自己不習慣別人這樣叫他,看著他欲言又止,他解釋道,因為他在早期就是一位習慣用閃光燈的攝影師,這樣的好處是,手上有可以掌握的光線,在拍攝上也較不會受到現場環境的限制,拍攝上會更為自由,但他也表示,尋找好的光線不僅十分重要,也是身為一位攝影師的基本專業技能,所以被人這樣稱呼似乎也令他感到不太自在。

“絕美婚紗與婚禮紀實的不同”

在網路上也有新娘提到東法的婚紗作品與婚禮作品具有鮮明差異性,東法表示自己其實並沒有特別區分風格,只是拍攝婚紗跟婚禮的想法與出發點會有些不同,對他來說,婚禮是比較紀實的,所以他在拍的時候,不太會控制大家該怎麼擺,而是希望完整呈現出那一天的真實樣貌。

「婚禮上的自然互動,想用更簡單的方式去呈現」

但東法也表示,由於現在競爭激烈,大家會更追求拍攝完美的照片,他認為這樣的作法並沒有不對,只是他頃向於讓新人享受他們的婚禮,而不是為了追求完美而辦婚禮,所以照片中的新人可能會很開心地笑,很放鬆地跟人互動,在這種情況下其實很多東西攝影師無法控制,不一定能站在最好的角落或擁有最佳光線,因為事情就是發生在瞬間,而這種情況下,東法也不會用很繁瑣的手法去後製照片,因為對他來說,婚禮照片主要是想著重在許多人物情緒及互動的部分。

「婚紗照不用多,但希望能有一張讓我掛著欣賞。」

而新人來找東法拍婚紗,通常是把這件事當作一輩子只有一次的重要大事,所以新人本身就會有許多想法,想要留下具有紀念性質的影像,對東法來說,他也希望婚紗照是較為藝術化的,所以拍婚紗時就必須顧及很多環節,當然,東法表示婚禮也能以這種模式去對待,但由於自己並不是用這種角度去看待婚禮,所以這兩者之間的風格就會有所差異。

「婚紗是互動式的,我能拍你,但你也必須知道自己想呈現的樣子。」

東法說自己在工作時並不是很high的攝影師,來找他的新人也多為內斂,喜歡比較安靜而非活潑的作品,在拍攝前他也會請新人必須瞭解自己想要呈現的樣子,因為如果新人擺出一個連自己也不喜歡的姿勢,那即使構圖在好,作品也不會令人滿意,東法表示只要有事先做些功課,其實都不會造成太大困難,畢竟他也不會要求新人做出高難度的動作。

對東法來說,因為新人的婚紗照也是他的作品,所以他都會全力拍攝,但最後會發現,喜歡的那幾張,多是他跟新人雙方都有事先準備的,因為能從照片中感受新人是很融入在當下,而並非只是照著攝影師引導而擺拍。

“因寵物而踏進攝影界”

聽過東法的人或許也知道他是因為拍攝自家寵物而開始接觸攝影,所以也有新人特地找他拍攝寵物婚紗,寵物對大多數攝影師來說較難掌控,而東法跟我們分享其實拍寵物沒有訣竅,重點就是在「耐心」而已,因為大家不見得有那麼多時間等著寵物進入狀況,尤其人跟狗的互動較為簡單,但貓咪相對來說就更為怕生,這也是寵物婚紗較少有貓咪入鏡的原因之一。而在他還沒踏入婚攝工作時,更有一小段時間幫別人拍寵物不收錢,對方只需要將費用捐給任何跟寵物相關的慈善機構即可。

影像故事|San Francisco City Hall

如何形容自己的作品風格?

「我在拍攝照片時,會希望這照片最後能讓我掛著當作作品,雖然不要求它多麼轟轟烈烈,但我很在乎整個畫面的架構,我不太知道該如何形容我的風格,簡單來說,就是能讓我靜靜的看著它,我想這就是我所期望的。」

曾想過自己會從事攝影到幾歲呢?

東法笑說如果可以轉行當廚師,那應該快從攝影畢業了!會對料理有興趣,是因為最近有位新人剛好是米其林三星主廚,他們聊到廚師能從收回來的餐盤當中,很直接地知道客人喜歡什麼不愛什麼,東法說攝影也是如此,從新人當中得到的正面回饋,是讓他能一直在這一行很重要的原因,雖然沒有特別設定,但會希望攝影是人生中的最後一份工作。

東法也跟我們分享,曾有段時期他很專注在國外的攝影比賽中,更自費了2、30萬去國內外上課,他說當時學到許多讓照片達到極致的技巧,但沈澱一陣子後,發現自己被這些所謂的「專業」逼死在胡同裡,東法也坦言,將攝影當作工作,多少會讓人陷入麻痺狀態,而缺少天馬行空的想像,但現在已經達成許多設定的目標,所以現在東法也跳脫這一環,去思考自己內心最想呈現的作品樣貌。

 

採訪撰文:Ashley Tsai / 圖片提供:東法 Donfer

Ashley|WeddingDay 採訪編輯

Ashley|WeddingDay 採訪編輯

透過親身專訪,將口語述說轉成文字紀錄,寫下一篇篇的婚禮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