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對新人的祝福,放進作品裡」- 專訪 武少

(綠攝影像工作室)

有別於一般攝影棚多由公寓翻修,《綠攝影像》佇立在內湖區洲子街的商務大樓內,推開大門首先印入眼簾的就是眾多的作品牆,在往裡面看是一大片落地窗,整體氛圍與其說是攝影棚,反倒更像是散發文藝氣息的展演空間,而《綠攝影像》的靈魂人物 – 創辦人 武少正坐在大理石長型桌上與我們打聲招呼,而我還在被這碩大的攝影棚美到震撼……

(綠攝影像工作室)

品牌樹立

在設定訪綱前,透過網路上的初次認知,我對於《綠攝影像》的感覺就是他們不單是工作室而已,更是一個有完整意象的「品牌」,所以如何塑造這樣的形象當然是我最好奇的一部分,而武少謙虛的說,其實自己還不認為目前《綠攝》已經達到知名品牌的階段,但是將工作室從原本的巷弄搬到內湖商業區,卻是一個明確轉型的開始。

他舉出巷弄、街道、城市都有所謂的既定印象,而常見的品牌旗艦店都是獨立在大道上,讓人從外觀視覺到內部的感受,都是感到舒適氣派的,所以工作室的地點及裝潢也就像品牌的門面一樣重要。

(武少與太太的婚紗照)

投資未來

許多人覺得他很勇敢,畢竟這裡的租金成本的確不少,但受到太太的影響,讓他認為投資未來是必要的,而非只看到眼前的利益,所以他們以能力所及的方式去改變,要讓大家看到《綠攝影像》正在做不同格局的事。

但武少也指出,在現在一切都講求CP值跟小確幸的社會氛圍裡除了一切成本都比以前提高許多另一部份更重要的是,想改變專業價值與價格兩者之間的負循環改變不是抱怨他人、抱怨政府、抱怨消費者,而是從自己開始做起。

(武少工作側拍)

團隊文化

而品牌除了外表的樣貌(工作室的呈現),更需要內部文化去支撐,武少說《綠攝影像》團隊出品的照片必須要有質感與其他附加價值,從接待到拍攝、挑片,都要讓新人在整個消費體驗上是舒適自在的。

但「質感」兩字說起來很簡單,要如何讓一般人也能感受到,前置作業就十分重要,在配色、結構、場景選擇、服搭細節都要呈現出屬於綠攝的品味,透過層次堆疊成就出質感作品,當這些理性技術層面都達成時,更必須能捕捉到新人感性的各種情緒,讓照片看得出個性,這也是武少對旗下攝影師最重視的要求。

(綠攝影像團隊)

帶人帶心

武少也表示,做品牌不是他自己投入就好,也要讓團隊能有一起往前衝的動力,所以即使婚攝屬於人力高度密集產業,但為了提供一個更好的環境,他也決定在公司轉型品牌經營之際一併更改相關規定,以符合勞基法規範的所有內容,讓大家都能享受到更多的福利。

這對業界來說是一個大突破,但他看的是5年、10年後的《綠攝影像》,武少坦言「帶人帶心」對他來說比拍照還困難,除了邊做邊學,更需要時常換位思考,畢竟自己也曾當過10年別人的員工,要讓員工覺得付出與回饋是符合比例的,不讓他們感到委屈,除了提供良好的環境,也要能對公司有願景、有共同信念,這樣大家才能一起走的更遠更高

「成就是什麼呢?我想是自己在這行業夠堅持。」

這樣將經營團隊形容的簡單,但當執行力與理想抗衡時,他笑說自己仍是個過度理想化的人,他提到一位很欽佩的藝術家(他是這麼稱呼這位旅外廚師的)- 江振誠,「即使他現在已經光環滿身,能透過企業化經營的方式量化出許多數據,但回到料理這塊,他又可以非常專注的投入一些實驗性質的元素,一直不斷創新。」武少如此說道,而他也認為自己即使已拍過三千多對新人,但過程中仍能時刻提醒自己拿起相機的初心。

(武少工作側拍)

「透過拍攝與人互動,這對我來說是很自然放鬆的事。」

當年19歲的武少,理想是進入奧美廣告擔任平面設計,但由於門檻條件不符,所以開始嘗試各類別工作,第一份工作便是應徵婚紗店美編,但後來卻被派去擔任攝助,對年輕的他來說一切都感到特別新鮮,所以更決心投入成為攝影師。

之後武少便開始投資自己,先預支公司薪水買下當時的Pentax645N,從助理晉升攝影師花了一年十個月,過程除了累積經驗也靠天份及興趣支撐著,擔任助理後期已經能自己set好許多東西,攝影師只需按下快門就行,所以當他能獨立拍攝第一對新人時,一點也不覺得緊張,反倒認為十分有趣好玩,而且格外有成就感。

「新人時常會用很浮誇的字眼去稱讚作品,雖然現在對於新人的反饋能比較跳脫成就感的框架,也就是不會新人喜歡我才會很高興,我自己會很清楚我在你身上發掘了什麼,透過影像去跟人交流,這份初衷始終是存在的。」

(武少工作花絮)

也因為武少是個喜歡跟人互動的攝影師,所以《綠攝影像》在前幾年就推出業界獨有的「小蜜月」婚紗攝影,是由一台五星級露營車「夢想號」所延伸的小旅行,透過2~3天的台灣秘境之旅,讓工作人員跟新人有更多時間的相處,透過景點、陽光的調配,即使是較含蓄的新人,在旅行中也能更加放鬆地表達情緒與肢體,所以時常還沒拿到照片,新人就覺得一切物超所值。

今年是《綠攝影像》成立的第七年,武少說,如果持續有在進步,那每年回頭看過去的作品,都能發現畫面裡有許多細節可以做得更加到位,而今年對團隊的要求,就是將拍婚紗這件事去詮釋更多不同面向的愛,而非單往理性的技術層面去鑽研而已。

(武少工作側拍)

「我不照順序教,這樣徒弟才能青出於藍。」

在採訪時就能感受到武少的跳耀性思考模式,團隊的人也時常提醒他這點,可是他認為自己若按表操課的傳授技巧,那徒弟永遠超越不了他,而武少也是一位非常大器的老師,他笑說自己曾與團隊中的攝影師Jerry一起投WPPI(Wedding and Portrait Photographers International)國際攝影比賽,當知道Jerry得到第二及第三名的殊榮時,簡直比自己得獎還開心,「為自己成就而努力的啟發勝過一切單方面的給予」。

「當你的價值超過價格,別人就不會去執著費用的高低。」

對自我的要求則是,即使拍過三千多對新人,每一對新人當中都必須至少要有一個點跟別人不一樣,即使是同一地點,也要讓照片看得出獨特性,時刻提醒不要很僵化的思考作品這件事,希望新人收到照片時都能獲得更多的驚喜,這也是武少在這行業中最本的態度。

而他也曾跳脫自己的位置去思考,「如果我是新人,我願不願意給武少這位攝影師來拍我的婚紗照呢?我想了一切的對話與拍攝流程,我是非常願意給自己拍的。」武少自信的說道。

把對新人的祝福放進作品裡

「我沒有宏大的目標想著未來會怎樣,但或許是性格導致吧!我就想做些與別人不一樣的事,不想要自己的作品太侷限而被困住,希望能拍什麼就像什麼,而不是只會拍婚紗而已,所以我不知道如何去界定風格,但如果說我拍婚紗是怎樣的,我想就是我很喜歡的一個前輩所說的:『這攝影師有把對新人的祝福放進作品裡』,被自己的偶像這樣稱讚,當下真的十分開心。」- 武少說。

雖然現在的市場環境,讓攝影師們越來越辛苦,不只要拍照修圖,還要能接單、行銷,甚至是帶領團隊,在外界來看武少已是一位十分成功且備受尊崇的攝影師,但透過專訪的過程讓我們發現,原來成功並不是到達一個高點,而是不斷的開拓與其他人不一樣的路,持續往卓越的路上邁進,那所有的掌聲與成就自然會跟隨著。

採訪撰文:Ashley / 圖片提供:綠攝影像

W姐妹節
Ashley|WeddingDay 採訪編輯

Ashley|WeddingDay 採訪編輯

透過親身專訪,將口語述說轉成文字紀錄,寫下一篇篇的婚禮人故事。